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约架与“上帝的手艺”  

2012-09-14 14:0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阵,约架很流行。“约架”是个有意思的新词,其妙处在于:既让人联想到“决斗”,又提醒人们切勿联想到决斗。约架者一面气概十足地表达武力解决的意向,一面又吞吞吐吐地对围观者说:别大惊小怪,只是打一架而已。

只流露打架的意向,却不对打架方式进行约定,那便确实与决斗无关,只能归为寻常的治安纠纷。因为,规则是决斗之魂。

作为一种蛮俗,决斗早已遭到欧美各国明令禁止,但原其初衷,我们却不应仅仅看到它野蛮的一面。决斗本质上是一种司法裁决;和所有的司法裁决一样,决斗也会力图展示其公正的一面。决斗作为一种仲裁法之所以长期存在,在于它秉持的信念及法理,曾经深获认同。在缺乏其它司法救济手段的时代,西方人曾经认为,战神会助正人君子一臂之力。从法理上说,他们选择决斗,不是坚信自己拥有更好的身手,而是坚信自己的无辜或正义。也正因此,那些徒依身手的肢体肉搏,就必须预先排除。决斗虽然需要器械,但这里的器械更适宜被理解成一枚骰子,因此,哪怕决斗极易演变成比武,它本质上也不是比武,因为人们并不希望看到真理或正义总是被彪形大汉把持着,相反,人们只想从中看到上帝的手艺:你之获胜不是由于更强悍的拳头或更高明的剑术,而是上帝站在你一边。也正因此,理想的决斗设置,必须平衡决斗双方的自然能力,以便决斗可以在任意两个人之间进行。比如,在一幅介绍古代日耳曼人决斗法的插图里,我们看到手持钉头锤的男人被埋在齐腰深的土里,他的女对手则在自由行走,同时拿一只装了一块石头的粗布袋。既然决斗的本意只是彰显公正而非竞技比赛,当一方过于缺乏竞技能力时,人们有时也会允许他聘请职业决斗师。手枪出现后,迅速替代了剑,成为决斗者的首选器械。理由不外是,手枪虽会带来更致命的后果,但它在平衡自然能力方面具有突出优势,因而更容易看出上帝的公正手艺。在规定距离里,除非是一个有资格充当“赏金猎人”的老资格快枪手,否则,谁也难保必定获胜。正因为胜负尚存悬念,人们才有理由假定那是一场由上帝在背后做主的裁决。

总之,无论决斗如何展开,脱离事先拟订的规则,则一切谈不上。当然,决斗在19世纪后遭到全面禁止,不完全是由于野蛮,而是人们不容易从中看到上帝的手艺。事实上,那些更尊重规则的人,总是更容易受到小人的伤害,从而成为决斗场上的失败者。俄罗斯两位天才诗人普希金和莱蒙托夫都死于决斗,普希金的对手、法国流氓丹特士分明抢先开枪了,至于莱蒙托夫,他甚至都没打算向曾经是自己同学的对手开枪,就受到了致命一击。让人伤心不已的还有美国的“宪法之父”汉密尔顿,由于美国在建国之初就禁止私人决斗,他与对手只能选择一处僻静之地——新泽西州威霍肯一个陡峭的悬崖边——进行事先商定的决斗,据说,汉密尔顿的对手、时任美国副总统的艾伦·伯尔,在两人走完规定步伐并相对而立时,抢先射出了子弹。人们在深感遗憾之余,不得不反思一个问题:上帝是否愿意在此类意气之争中充当法官?决斗的正义性,我们更多地只能在文学和影视作品中看到,这也等于告诉我们:只有在想象的世界,决斗才安慰性地代表了正义。美国西部片里有过不计其数的决斗,约翰·韦恩等人的经典做法是:永远不会抢先拔枪、永远不会背后开枪,同时又永远能够击毙那个恶棍。这太理想化了,以致只能导致一个后果:观众被弄得天真烂漫,误以为上帝当真会栖身在一把0.45口径手枪的枪管里。

欧洲历史上的决斗,多半与土地纠纷有关,我们从文学作品中看到的决斗,则十之八九与财产无关,而是关乎尊严或爱情。这都可以理解,反观我们最近频频在微博上看到的“约架”,竟然大多缘于观点分歧,这肯定有点搞笑。当然,观点本身不会导致约架,约架总是缘于嗣后的人身攻击。通常的流程是这样的:有人说了某个操蛋的观点,对方认为他必须为该观点承担鼻青脸肿的代价,同时又坚信自己具备揍他一顿的实力,于是,就约上了。对方若赴约,完全可能信奉同样的理由。约架一方或双方都亮出一副吃定对方的威猛姿态,好像武松走在去蒋门神家的路上。没有规则,也没有悬念——至少他本人这么认为,他们不是去寻求一种不确定的天意仲裁,而是打算用拳头或声势,满足自己无法用语言达成的目标。总之,双方都认定,公正已揣在各自的裤兜里。

将某个观点表述成“欠揍”,只是一种修辞,认为只有对该观点的持有者挥动老拳才会让他猛醒,则是一种臆想。对于欠揍的观点,倘若你花费了笔墨加以说服,则最好言尽即止,你不必奢望对方还会幡然醒悟,正如你拍了蚊子一掌后,不应奢望那只蚊子叫声“好掌法”。在互联网上,我大概每隔18分钟就会撞上一个“欠揍”的观点,但我一次不会萌生约架之念,因为那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再则,换位思考下,任何不同意斯蒂芬·霍金先生学术观点的人,都有把握用打架方式击倒他,但上帝的手艺——如果真有这门手艺的话——绝不会认为霍金是输家。试图用拳头的力度来强化观点的力度,说穿了是一种巫术。

就此而言,约架只是打架,此外什么都不是。至于决斗,我也不会为它招魂,违法还在其次,更要紧的是,它落伍了。

载《南方都市报》201285

  评论这张
 
阅读(10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