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言论自由不是诟骂者的黑翼天使  

2012-01-06 09:5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教授孔庆东在微博上公开炫耀针对某记者的排比式诟骂“三妈的”,虽然引起舆论哗然,但因黑白过于分明之故,缺乏可议性。他在用最粗俗的方式骂人,仅此而已。说到炫耀,你不会因为某人在公共地带吐出一口轨迹和速率俱佳的恶痰,就对他刮目相看吧?我也不会,如此,“三妈的”就不值一提了。

据说,有论者建议北大开除孔庆东,又据说,北大学生中有人向校方提出类似建议。这仍然不关我的事,我感兴趣的话题是:马上有论者以捍卫言论自由的名义,表示反对。

言论自由是个神圣概念,它也载入了我国宪法,值得我辈共同捍卫。我坚持认为,在公民诸项权利中,言论自由必须置于优先地位,只有言论自由得到保障,公民的其余权利(包括生存权)才有望得到保护:至少,当有人试图侵犯我的生存权时,我还能借助言论权,加以批评和揭露。若单纯比拼态度,我敢说,我对言论自由的服膺和捍卫,不在他人之下。但我并不认为,连北大是否处理孔庆东,都值得把“言论自由”拿出来晒晒。

简而言之,言论自由是一项宪法权利,它对应于政府权力机关,它致力于保障公民自由讨论公共话题时免遭政府迫害。就是说,政府权力机关(含现代民主政府三大分支之一的法院),才是言论自由的潜在侵犯者。具体地说,言论自由始于一个合乎情理的假设:没有人愿意接受批评,政府更不例外。由于政府握有近乎无限的公权力,再加任何一种政府都会倾向于惩罚令他们感到恼怒的言论,为此,必须在立法上对政府严加限制,迫使它不得对批评者滥施惩罚。言论自由作为一项公民宪法权利的基础,由政府的属性而定。在一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体制下,当然谈不上言论自由,当权者即使开放一定限度的言论,也只是为了维持统治,获得若干“兼听则明”的利益而已。在该种体制下,宽松言论的实质是一种权宜之计,当权者还拥有随时加害言论者的“最终解释权”。只有在政权源于人民授权的体制下,言论自由才获得其现代涵义。根据这份定义,公民可以正当地捍卫那种被后人概括为“麦迪逊前提”(the Madisonian premise)的准则:“如果有检查言论的权利,那也应当是人民检查政府的言论,而不是政府检查人民的言论”。

中国的言论环境虽还未脱初级阶段,但结合宪法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及“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的庄严表述,无论现状如何,都不应妨碍我们以“拿来主义”的态度行使“麦迪逊前提”。在该前提下,哪怕公民针对公共事务的批评存在错误或粗陋之处,政府也应容忍。美国有位青年为了抗议政府的征兵政策,曾因“穿着夹克在洛杉矶法院的走廊里走了一圈……夹克后背印着‘Fuck the Draft’(‘操你的征兵制’)”而获刑,但联邦最高法院最终判其无罪,理由不外是:尽管方式粗俗,但他毕竟是在针对一项公共政策发表意见,国家必须容忍。

言论自由的原则及内涵还有很多,但即如上述,我们也能看出,它与“三妈的”有多远。首先,“三妈的”只是一口伪装成文字的恶痰,它连批评的胚胎都不是;其次,孔庆东的凶狠态度并非针对任何公共事务或公共话题,而是实打实地倾泻在一名普通记者身上;第三,北大虽是一所著名学府,但在单位属性上,它与一家企业或报社一样,并非政府的权力机关。最近,国内出版了不少关于美国言论自由的书籍,著名的如安东尼?刘易斯《批评官员的尺度》,我注意到不少时评作者都喜欢引用其中若干案例,以为观点之助,但他们忘记了,所有他们提及的内容都是一个个司法案例,而孔庆东的“三妈的”都还没有流露进入司法程序的迹象。我可以举个相关度更高的例子,美国哈佛法学院终身教授阿伦?德肖维茨,曾因对警察证言发表尖锐批评而引起大面积非议,不仅有人要求法学院院长免除其职务,他的办公室还被人盯梢,他甚至收到过恐吓电话。最终,是作者的终身教授身份保护了他。但即使如此,作为美国一流法学教授和大牌律师的德肖维茨在谈及此事时,无一语涉及言论自由,尽管他的批评倒是硬梆梆地针对政府的执法机构,因而更符合言论自由的认定条件。为什么不涉及言论自由呢?因为,在德肖维茨遭遇麻烦的过程中,政府权力机关并未出现,至少,没有明目张胆地出现。

这里还牵涉到一个认知错觉。“言论自由”只是保障公民不因言论受到政府惩罚,但它并不同时允诺一种无所顾忌的谩骂攻讦,更不会免去某人为自己的言论承担相应道义或职业风险的责任。没有一项民主权利,会鼓励与责任脱节。一位教授因言去职,与一位公民因言获罪,毕竟存在一道界限,前者即使需要讨论,通常也更适宜结合聘任合同、岗位职责加以探讨。另有隐情者,则当别论。

对言论自由持最为宽松态度的国家,也会大致遵守一条底线:言论自由不保护诽谤和辱骂。上文提及的刘易斯打过一个比方:“你说美国人民有权每晚站在街头宣扬社会主义,和说任何人都有权诬陷政治人物某某某10月10日晚上收黑钱,肯定不是一回事。”虽然言论自由法的实施难免对公民的容忍品质提出更高要求,但它从来不是下流言论的黑翼天使。就此而言,那些在“三妈的”事件上侈谈言论自由的时评界朋友,恐怕走向了反面。顺着他们的建议,所有的诟骂爱好者会喜获天堂,而文明谈吐的信奉者将面临一座口舌地狱:稍不留神,即遭污言秽语的大棒伺候。

  评论这张
 
阅读(12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