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民主:巨人间的战争  

2011-09-11 09:2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美国《大西洋月刊》编辑部邀请10位历史学家,投票选举美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根据该名单,我手上这本《打造美国——杰斐逊总统与马歇尔大法官的角逐》,堪称美国历史的“巨人传”。两位主角,托马斯?杰斐逊总统和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在名单中分列第3和第7位。书中其他出场人物还有:位列第2位的乔治?华盛顿,位列第5、第13位的制宪领袖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詹姆斯?麦迪逊,以及位列第25位的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名单中位居首位的是亚伯拉罕?林肯。
在美国,这些人物共享着一个称谓:建国之父。人们惯常以为,他们勇气非凡,见识超群,个个具有领袖群伦的才能和伟大的人格魅力;他们是美国的缔造者,也是宪法的制定者——两者多半是一回事。众所周知,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美国的宪法最为历史悠久。建国之父们当年在费城会议上制定的美国宪法,历经二百余年风雨,迄今仍然指导着美国的一切。某种意义上,他们对今日美国的影响,还在现任总统奥巴马之上。
历时三个月的费城制宪会议,充满了争吵和妥协,会议的结果虽然辉煌,会议过程却无法套用中国官方的应景语汇:它从头至尾就不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些在后人印象中最应该以亲密合影的方式并列在钞票上的人物,彼此的敌意竟会如此幽深。
主角杰斐逊总统和马歇尔大法官是一对势无可挽的宿敌:哪怕马歇尔的某个司法意见含有向杰斐逊让步之意,或杰斐逊的某句表述正中马歇尔下怀,他们也懒得肯定对方。马歇尔去肯塔基探望临终的父亲,杰斐逊都会神经过敏地以为对方意欲从事煽动活动。功勋卓著的杰斐逊,在马歇尔眼里只是个“完全不能胜任管理国家行政事务之职”的人,而拥有矫健理性的马歇尔,在杰斐逊看来也不过是个“不讲原则,缺乏理性”、“精于操纵法律”的人。
该书主要评述杰斐逊与马歇尔的明争暗斗,但让我惊讶的是,这种敌对关系绝非偶然。杰斐逊与汉密尔顿同样势若冰炭,两人早在华盛顿的首届内阁里就彼此不和,争斗不休。如果只是政见不同倒也罢了,两人还在人格上互不信任,互相攻击对方是独裁者波拿巴——听上去就像张飞和赵子龙互骂对方是胆小鬼。甚至,杰斐逊与华盛顿的关系,也难称楷模。在一封私信里,杰斐逊曾对华盛顿说过如下不恭之论:他是“在野的参孙,在朝的所罗门……无论他在朝在野,婊子养的英格兰都能割掉他的脑袋。”不用说,处事温和的华盛顿也曾对杰斐逊窝了一肚子火……
不错,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位,都以贤明方正为世人称颂,然即使是他们,出于对权力的犹疑及认识、性情上的偶或波动,也可能做出违背自身理念的行为。美国言论自由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恶例、颁布于1798年的《惩治煽动法》,就是亚当斯总统强行推出的,而开国元勋汉密尔顿和国父华盛顿竟然表示支持,浑然忘却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关于“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自由”的庄重警告。看来,若无制度性制约,冀望某位握有权力者主动放弃对言论的钳制,难度实不亚于柳下惠之坐怀不乱,即使英明天纵如华盛顿,亦难以免俗。而《独立宣言》的撰写者、声称“哪怕天塌下来,也要实现正义”并且“曾在上帝的祭坛前发誓,永远反对任何形式的心灵专制”的杰斐逊,为了惩罚涉嫌叛国罪的前副总统伯尔,一度也曾把后者的公民权益抛到脑后,必欲置之死地。为了阻挠杰斐逊当选总统,马歇尔也曾大为失态。
诚如林达先生所言:总统是靠不住的。伟人同样如此,把伟人视如完人,不过是民众一厢情愿的善意而已,它一次也没有成为事实。事实上,只有在那些言论批评和权力监督缺席的地方,才会出现万民拥戴、煌煌如旭日初升的人造伟人。至于杰斐逊与马歇尔这样真实的人间伟人,他们的争斗非但无损各自的伟大,还会丰富并拓展民主制度的内涵。争斗只是伤及两人间的和气,美国人却从中深深受益。无论两人把对方形容得何等不堪,历史早已证明,他们都是民主制度最坚定的创立者和守卫者。倘若他们之间没有展开“巨人间的战争”(杰斐逊语),而是在任何场合都像一对“亲密的同志加战友”,对美国人多半意味着不祥。
这些从不理会精诚合作的民主贤哲,为何没有把美国弄垮,反而促使了美国的进步呢?唯一的原因是:他们无不以宪法的捍卫者自居。他们对自身行为的最大确信,来自对宪法的尊崇,正如他们质诸对手的最大攻击,乃是“违宪”。正是在核心原则上的相似或相近,限制并引导了争辩的方向及规模,遂使每一场看似烈烈轰轰的争斗,最终都对国家的民主进程实施了有力助推。比如,首席大法官马歇尔恰是在与杰斐逊的拉锯对抗中(杰斐逊甚至收到过马歇尔发出的司法传票),确立了最高法院的地位,从而把曾经只在宪法纸面上呻吟缠绵的三权分立制度,夯到了实处。
民主贤哲因互相敌视而带动本民族的成长,这是极为动人的场景。在民主环境下,认为某人伟大到足以指引一个民族,或相反,认为一个民族愚蠢到竟然需要一个伟人来指引,都是不符实情的。我们看到的是,当宪法真正体现“人民的意志”(马歇尔语)时,巨人间的战争,反而为民主制构筑了一道最坚实的雅典卫城。
载《南方都市报》2011年9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