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我们身边的悲情劳动者  

2010-07-06 09:2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六一儿童节,“一岁零八个月的小海(化名)却被父亲阿林捆绑在怀中爬上20米高的塔吊,在风雨中煎熬了近20个小时。”父亲此举是为了向工地方索讨报酬。尾声是:工地方答应了他的要求,“在塔上呆了近20个小时的阿林才将孩子捆绑在背上小心下塔。等候在此的警察立即将父子两人带上警车离开工地。”一位网友跟帖评论道:“相信除了走投无路,没门可诉才落此下策!真是可悲!难怪有钱有势的人纷纷移民!”
我不清楚这件事的具体原委,但这位网友的猜测是合理的,考虑到父子俩曾多次“在塔吊之上抱头痛哭”,只要这位父亲具有正常的心智,那么,只有极度的悲凉和绝望,才可能让他出此下策。
很多人大概和我一样,都有一个强烈印象,即最近十年来,一个群体正在急剧扩大,并且像一块庞大的黑云压住中华的城楼。该群体不妨命名为“悲情劳动者”,他们是些被工作弄得灰头土脸的人,被老板弄得自尊全无的人,被薪水弄得底气丧尽的人,被不公正执法弄得动辄得咎的人,被无望前程弄得一筹莫展的人。诸般困顿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可能退化成整天喝绿豆汤的人。
只要对他人有稍微深入些的了解,那么我敢说,在我们周围,已经很难看到一张工作中的笑脸了。我是说工作中,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如同花苞自然绽放的微笑,以区别于那种经由咬筷子培训出的职业化笑脸。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奇怪的时代,所有人都得听金钱的使唤,所有人都在看老板的脸色。随着各路领导普遍被尊为老板,一国的众多雇员不得不在上司面前反复体验臣子乃至奴婢的悲情。甚至,在那些习惯上无需仰上司鼻息的斯文机构,比如高校,教授们也大多露出一张张落汤鸡似的愁脸;与之相应,那些传统上无需一摇三摆的高校领导,则一个个端出颐指气使的大老板派头,更有甚者,一副江湖大亨的德行。我不少朋友都在高校里,据我观察,他们一个个都蔫了。大学疯狂扩招带来的授课压力、列车时刻表一般机械生硬的课题指标,以及手握支票簿、举手投足渐渐疑似黑老大的院长大人,诸力合谋,足以把原本还算体面的大学教授,贬回学术打工者的原形。在他们脸上我很难看到来自学术本身的压力,所见均是异化了的职场压力、人际压力。
不用说,当一个社会的领导普遍拥有恣情纵意的权力,该社会的平常工作者,一定会无端生出大量窝囊气。按照美国谚语“打不过你,就加入你”的说教,他们唯一的指望,就是早日跻身权势阶层,以便蜕去半身媚皮,再报复性地对他人行使吆五喝六权。至于进入官场后会否称心如意,答案多半是否定的,“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阴魂,无处不在。
高校老师从事着按说最有希望获得乐趣和意义的工作,其心态尚且如此,白领、公务员及普通工人,只会更加不堪,更别提处于职场末游的普通农民工了。在最下游,还有那些连起码的谋生条件都遭剥夺,被迫铤而走险的人。一方面,有人连劳动的权利都不易获得,另一方面,劳动者又大多面露苦相。
人,并不是必然会厌恶劳动的,依人的理性水平,他们都能认识到劳动之必须。劳动可以获酬,依据正在于劳动是一种付出。因此,那么多人普遍厌恶工作,原因肯定不在于一代人的骄生惯养,而是他们全面遭遇了意料之外的挫折和磨难。
以曾经入围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中国工人”为例,这些工人大多从事着流水线作业,该作业模式有个学名叫“泰罗制”,泰罗制是一种意在“提高每一单位劳动的产量”的科学管理模式,在这种工厂里,工人都像机器一样不停地工作。由于每个人承担的工作都只是生产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导致他们的工作具有简单、重复和缺乏成就感的特点。该模式的负面性,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卓别林就在电影《摩登时代》里充分揭示过了。简而言之,泰罗制是从产品制造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它的出发点不是人,而是产品。站在产品制造的角度,泰罗制不失为一个伟大的创举,站在产品制造者的角度,泰罗制就显出魔鬼特征了。因为,最适合从事泰罗制的工人,是机器人。
当然,人都是有耐受性的,只要劳动时间可控,流水线上的工人仍然不失为劳动者。可悲的是,在多数情况下,这些工人就像一种正在接受疲劳测试的仪器,只要老板拿到了订单,他就得一直干下去。
不同的人,忍受枯燥劳动的能力也大有不同,一个人的青春能量越旺盛,他这方面的耐受力就越差。还得考虑智力和性情因素,面对同样一件简单活计,好动脑子、情绪开朗的年轻人,与心如止水、八风不动的老外婆,承受力也迥乎不同。早年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记》,我们看到,对于苦役犯来说,只要能让他们从事多少带点个人趣味的劳动,哪怕条件更艰苦,他们也会欢呼雀跃。是的,对年轻人来说,再没有什么活,比整天“唧唧复唧唧”更折磨人了。此外,一个人的心灵越趋于感性和诗性,面临此景,他也越容易心生绝望。
是的,我们周围,正令人不安地充斥着一股无视劳动者尊严的气氛。无论促成这种气氛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必须面对这个现实:一个国家,其建设者正大范围地丧失劳动的乐趣和尊严,我们该如何想像他的未来?
载《南方都市报》2010年7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361)|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