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望文号脉》自序  

2010-03-04 16:0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望文号脉到左道批评

本书名字,源于朋友刘刚兄的惠赐。去年十月,我与刘刚在太湖边聊天,适逢《南方周末》编辑邀我在写作版开个专栏,并嘱我提供栏目名。我虽勤于写作,却历来怯于命名,一个证据是:小文虽少有编辑改动,标题却屡因不够醒目而遭斧正。我遂征求朋友高见,刘刚略一沉吟,“望文号脉”四字即脱口而出。我想,就是它了。

当我打算把近年所写且主题相对集中的文字纂成一集时,我懒得多想,决定依旧采用这四个字。

此前,我倒想过另一个书名“左道批评”,取自我在《北京日报》开过的一个专栏。既然一书不宜两名,我只能让它出局。话说回来,“望文号脉”与“左道批评”虽各有侧重,两者构成的合力,却恰好概括了这本集子的内容及追求。

望文号脉,表明我的批评缘具体文本而来;左道批评,表明我所批评的,多是各类思维上的旁门左道。前者注重言出有据,后者强调矛头所指。

按通常分类,本书中的文字属于批评,其中可以算成“文学批评”的,为数不少。但我愿意向读者告白:文学批评并非我的职业和志向;我性喜经营一种名叫“思辨随笔”的文体,文学只是充当了批评的由头,我的真实想法,是借助思辨之力,追究吾族吾民的思维陋习。昨天阅读了诺贝尔文学奖新近得主赫塔·穆勒的名篇《黑色大轴》,我震慑之余不得不承认,以这篇作品达到的高度为参照,中国当代文学委实有点丢脸。我们没有自己的“黑色大轴”,导致我们的文学批评家没有正经事可干,整天忙着忽悠些大话糙话。回想近年来中国文学引人注目的热点——是热点,不是观点——竟然多是些愤懑之辞,仅仅围绕作协存废,就可派生出海量的批评文字。这充分揭示了中国文学的困境,如我一再嘀咕的:作品缺席,事件登场。我们多的是事件型明星文人,少的是作品型扎实作家。

在今日中国,深入文学内部似乎不无奢侈,一部呕心沥血之作,影响甚至及不上一个文风粗犷的域外老汉随意吼上一嗓子,比如汉学家顾彬先生不经意间说了句“中国作家都是胆小鬼”,瞬间引爆了中国的三千媒体,并催生出无数访谈和时评。这正是中国文学逗留在“丢脸”阶段的证明。

生活在一个丢脸文学时代,羞愧之余,我必须承认,自己并没有些微贡献,可以给中国文学长脸。这本集子里的文字,所指亦不出常识;常识问题高端化,恰是时代丢脸的另一个证据。大致上,出于对文字品格的捍卫,我会对自己提出如下要求:

一、提供一个观点。若力有不逮,至少,依照“世间道理有限,人间说法无穷”的自拟信条,我勒令自己提供一个全新说法;再不济,就提供一个有趣说法吧。

二、拒绝以情动人。力争与读者的清平理性进行诚实交流,对读者的肾上腺素不加打扰。

三、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的笔墨天职是:死心塌地地丰富汉语的表达。

在《批评的剑道》一文里,我抱怨道:“在一个民主思想的萌芽都觅不得几许、而专制传统却磐石般稳定悠久的国度里,肯定不会培育出健康美丽的批评之花,中国可以追认为批评始祖的人,竟然是具有太子和帝王身份的魏文帝曹丕,说来也有点讽刺。所以,正如大多数传统型中国文人在赏鉴式批评中都会显出相当教养一样,在注重责任而非道德、强调理性而非诗心、捍卫真理而非人情的针砭式批评中,他们大多有一种宿命的寒酸。”

我试图对抗这份寒酸,即使对抗失败,也无非反证“宿命”的强大。当然,我还必须提到,写作本身不失为人生快事,得以用自己的笔表达思维之乐,并与读者交流,足以让我叩谢天恩。我从不相信,一枝愁眉苦脸的笔,能流溢出有意思的文字。但愿小集能让您感受到我的努力,若幸而蒙您点拨几句,我将深以为荣。我的联系方式在此:zhouzexiong@gmail.com

周泽雄 2009年10月15日于上海梅陇

望文号脉:湖北人民出版社 2010年1月第一版,定价:32元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