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刁滑  

2005-03-07 14:0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句话说出来于心不忍,压在舌底又更加难受,有种一个礼拜没刷牙的感觉。所以今天我决定豁出去了,这句话是:刁滑是国人最具标志性的性格之一。

中华民族自然也勤劳善良,但那不具备标志性,因为世上勤劳善良的民族所在多有,刁滑的民族却罕有听闻,尤其是那些在文明发展阶段上目前处于强势地位的民族,更没听说靠刁滑起家的。我们也可以用反证法说明这个事实,即鉴于勤劳或善良本身具备提升社会物质生产力、提高社会精神文明程度的功能,中华民族若果真洋溢着这些品质,它该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副贫困积弱的地步,一度还曾嚷嚷着要被开除球籍,直到今天还在提倡些让兄弟民族耻笑不已的礼貌用语,什么“你好”、“对不起”之类,一句“落后就要挨打”的格言,居然嚷嚷了一个世纪还没有过时。所以,除了勤劳和善良外,我们肯定还有些不那么对劲的品质,亦即劣根性。刁滑即是其一。

相对于别种性格,刁滑体现为一种原始的智力,具有典型的亚细亚小农经济社会特征,它的本质是未经开化的自私自利,天然不具备导向现代文明的功能。刁滑者往往胸无大志,腹乏诗书,善恶观模糊不清,是非心颠颠倒倒,公民意识缺胳膊断腿。他自私而未必贪婪,愚昧而未必愚蠢,他的世界观是按照自留地的方式形成的,规模也和自留地差不多。刁滑是下层民众的性格,源于长年的贫困和更加漫长的先天性文化教育不良,再加缺乏超功利的宗教信仰,一味地面朝黄土,遂致耽误了心灵的超拔。后者也许更为要紧。

结果,刁滑者成了天生的小民,成了放弃行使公民权的奴隶,成了只知自由不知自律的流民。愚昧的文化环境与相对苛刻的生存环境合谋,遂把他异化成一只时刻算计自身得失的小算盘,生命不已,拨拉不止。他严重缺乏人的主体意识,做事惯于看人眼色,却又遗憾地缺乏基本的团队精神。生理上的怯懦决定了他不可能沦为胆大妄为之徒,文化心理上的侏儒化又限制了他精神的上升空间。他做事纯依人的社会本能行事,该本能一旦得不到外在法制的约束、内在道德的自律,几乎必然会走向无休无止的小刁小坏。一个标本意义上的刁滑之徒,颇似一位放风者,两只小眼睛永远滴溜溜地窥伺四方,随时准备下手。他的脑子绝对好使,心灵一塌糊涂。

单个的刁滑者是不足为虑的,因为他能量有限,但刁滑之所以令我恐惧,乃是因为它和蝗虫一样,在我国正日益呈现出规模化效应。我沮丧地发现,世上只有中国人才会有那么多造假药假酒的,才会将自己未经开发的智力消耗在给甲鱼注水、给西瓜上色素之类缺德事上。国内腐败现象的严重(其实是泛滥),虽然可以在体制、法制等方面寻找原因,实事求是地看,也和刁滑之徒的规模化、蝗虫化有关。举个切身的例子,笔者附近的那家菜市场,经过三年来与其中的鱼贩子反复打交道,我可以负责地说句话:其中仅仅能做到不短斤缺两的,暂时一个也没有。

是的,刁滑是一种原始的智力,通过引进宗教、健全法制和倡导教育,可以部分进行改良。引进宗教是不可能的,我们目前能做的只有健全法制和倡导教育。通过新加坡的例子我们知道,中国人也可能变得文明,但前提是必须借助严刑峻法。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个华人占多数的国家。过去有句游牧民族针对妇女的混帐格言(该格言也曾被尼采使用过):别不带鞭子就去见女人。我也想说,面对刁滑之徒,同样离不开手上的鞭子。——不过,我们手上哪有鞭子呀!自己能少受几遭骗,已算抽得上上签。

据说,“支那”在梵语中意为“智巧”,“智巧”与“刁滑”,意思颇为相近。可见,古印度人对中国人的理解,正如他们对人世的见解一样,同样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一个刁滑的民族,注定是没有出息的。日本人拘谨守礼,并不刁滑,在制造业和生意场上成绩斐然,但当他们偶尔想刁滑一下时(我指的是偷袭珍珠港),反而遭到了巨大的报应。这也说明,刁滑充其量只具备战术的价值,缺乏战略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