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小县城的活法  

2005-03-19 21:0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籍浙江武义的大学同学鲍江华,不久前邀我去他家乡朝觐古村落。江华兄虽以忠厚诚笃见长,但也不脱一位武义山民的机敏和狡黠,嘿然一笑时,嘴弯或眼角常会飘出莫测云气。与我同窗四载,他当然知道我有耽溺涂鸦、性喜交友之习,便利用自己在当地的庞大影响力,声色未动之间,就在饭桌上为我请出几位武义风流人物。依我这双因久居闹市而变得不识山林烟火的俗眼看来,他们个个骨格清奇,谈吐不凡。

酒未过三巡,自号老庙的文人就对我被迫栖身上海一节,表示了巨大的同情。说实话,对自己的出生地,我虽谈不上有何自豪,但也不曾有过自卑,今儿突遭奚落,倒也别致得很。慌忙之下,只能请教。“口说无益,还是你自己看后再说”,老庙回道,“我先提示一句:据可靠数据统计,中国人夫妻生活的质量,小县城里的居民位列第一,城市越大,排名越后。北京、上海该排在哪,不用多说。谁大谁殿后,谁牛谁靠边。”我稍一细想,觉得话虽糙了点,但也不无道理。谁让我们生活节奏这么快?生活压力这么大?看看他们,一顿饭可以吃上三个小时,单位与家庭的距离通常不会超过一公里,同事和邻居往往合二为一,随便在街上走走,都可能碰到十来个熟人,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可能遭遇到一份亲切。那份不把时间当回事的从容劲儿,看着也能闻出一股茶香,哪像我们,整天把日子当牲口赶。

自称老木匠的马林兄,饭后邀我去他位于山上的“寒舍”喝茶。去山上当然好,但怎么走呢,门口连辆车也没有,难道靠两只光脚板?正纳闷着,马林已扬手一指,说“到了”。说山上虽然没错,实际只是一座小丘,距我们吃饭的那家大饭店步行也只有十分钟的距离。但反过来,我又确实走了数十级上山台阶,到得上面又确实觉得此地大可养些浩然之气。山林与县城的环境改变,市民与隐士的身份转换,喧嚣与安谧的情景反差,这些原本分属两个世界的东西,在这里竟然只需步行十分钟就告完成。马林是位古建筑收藏家,擅长将某地看到的一幢幢濒危古建筑,异地复原。他现在居住的,其实是南宋名相李纲的大祠堂。为了完整保护这套古建筑,据说他倾尽了家财,还欠下二十万的债务。倾尽就倾尽吧,我的房子欠银行的钱还不止这个数呢,但哪来你这番潇洒气息。正因为心绪不平,我没有按礼节向他表示同情和崇敬,只睁着一双贪婪的眼睛,四处打量。

小县城的生活,于单纯质朴之中,也蕴含着某种我们已经感到陌生的生命大气。当然,不足之处也有。无论在县城还是附近的古村落,我都想问一个问题:你们这里的年轻人都去哪儿啦?老庙垂头丧气地答道:“还不都到大城市打工去了,真是明珠投暗,明珠投暗……”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