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好色  

2005-04-04 10:1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指责为“好色之徒”,估计谁脸上都挂不住,但如果一定要某人(当然仅指男士)当众承认自己绝无好色之习,他不仅不干,说不定脸还会拉得更长。这种场合,舌辩之士往往会在双关语上抖露机锋,将自己的好色加以引伸、挪转、偏航、升华,非得远兜远转到美学的高度,方肯打住,成语“好色而不淫”,就来自这类家伙的贡献。这道理在女人那里也很现成,比如,没有女人愿意被称为***,即使她正在所谓娱乐行业讨生活,但如果让她因此付出不解风情的代价,独占冰雪情操之美,她又未必高兴,说不定脸蛋还会变红——当然不是玫瑰色的。

好色即使是一种弱点,也是人性的弱点;不好色即使是一种优点,也与人性无关。树木花草也许是最不好色的,传递风情的事都不愿自己来干,还得借助蜜蜂的翅膀。我想,生为灵长类的人类,大概没人愿意向植物界请教贞操维持术吧?

所以,这里牵涉到的,实际上仍是一个关于“度”的学问。丈夫对妻子好色,男人在社交场合对漂亮女人(或希望被认为漂亮的女人)赞上几句,诚是古今绅士的必修课。女人在社交场合或在丈夫、情人面前略加——或大加——卖弄美姿美色,同样属于淑女行的端庄举止和正经学问。想想也是,当代女性衣着上的大胆泼辣早已不是新闻,“性感”或“风情”之类名词中的贬义成分也早已被今人抽干,T型舞台上的漂亮模特甚至内衣都不穿。当她们如此风情艳艳地掠过男人眼前时,男人们却一个个端出非礼毋视的表情来,女人遭受的打击,还有比这更沉重的吗?

所以,进一步说,好色甚至还不是“度”的问题,它根本就是人的自然本能。一个不好色的男人,也许可以成为君子,却不配成为男人。男人不必是君子,正如君子也不必是男人,世上的事就是这么有趣而促狭。我怀疑,男人中只有两类是不好色的,一类是一心追随上帝的,一类是一意攫取权力的。追随上帝,当然不仅指基督教的那个上帝,也可以包括各类古怪神祇;攫取权力,当然也不等于非要做成窃国大盗,一个仅仅巴望着成为科长的小职员,其作为自然人的基本情感也同样不妨被权力欲由逐渐到彻底地蒸发掉。两类人的共通之处在于,他们都不自觉地属于人世间的迷途者。一意想当追随者,通常也就等于自认迷途,而权力欲对人心的腐蚀,本来也是可以等同于情欲的。

在人类社会,好色主要是男人的品质,漂亮女人较之英俊男人,占到的便宜也总是更多。但我们发现,自然界中,通常总是雄性动物更具美色,也更喜欢卖弄美色,雌性动物倒反而成了美色的欣赏者——未必是追求者。这里透露了两个有意味的信息。其一,好色本是生命界的常态,不分男女雄雌;其二,人类中的女性,有可能比男性进化程度更高。因为明摆着的事实是,虽然英俊男人总是更容易让女人动心,但说到以貌取人,这主要是男人针对女性的特点。漂亮女人嫁给(或挽住)相貌平平的男人,十倍多于英俊男人勾引丑陋女人。女人对幽默男士的动心,也百倍多于男人对知性女子的欣赏。

当我们说某人是好色之徒时,其实指的未必是他的性格,而只是他的体质或经济状况。有身份的人在自家客厅里好色,并不妨碍他在外面扮演君子,没有身份地位的人,只能在大街上好色,一不小心就成了流氓,蹲了班房。结果,一个人地位越高,便越不容易让人看出好色来,虽然本着“饱暖思淫欲”的行为特点,养尊处优者较之食不果腹之徒,从生理机能上也更可能具备好色的能力。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为例,他若非倒霉地遇到一位锲而不舍的独立检察官斯塔尔以及别的一些闪失,他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对实习生莱温斯基干的那些勾当,又有谁会知道呢?

在现代社会,好色作为一种性格,差不多无甚意义,我们更应该从社会的差序等级中去观察它。我相信,世界上最大的好色之徒,未必在监狱里。监狱里呆着的,只是些曾经危害治安的色狼罢了,他们的好色行径,落在那些大腕政要眼里,也许还无趣得很呐。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