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你们的理由,我的理由  

2008-04-22 21:3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两张帖子的答复

针对美国“911大灾难”,中文互联网论坛上出现了不少让我不快的声音。下面我想针对其中两张较有代表性的帖子,以问答的方式解释我的私人观点。

第一张帖子出现在“世纪中国论坛”上,标题是“我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表演感到恶心”,署名“可爱的中国”。

可爱的中国:我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表演感到恶心。

本人:必须认为你部分是冲着我来的,因为我在其中一张“表演”单上签过名,故不敢置身局外。但我想说明的是,我不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事实上你把我归在任何一个阵营或派别里,我都不会认可。估计你把别人擅自归类,他们也未必领情。我在人世的小小理想是,立足于做一个小写的人,争取成为一个大写的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这个笼子太窄,我不想在里面憋不过气来。至于我的签名行为是否属于“表演”,自然只能任你评说。如果你觉得恶心,我非常抱歉。不过,你倒还没有让我恶心(大概我的胃比你好一点),我甚至觉得你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交流对象,所以也不怕你表示不屑,自己找上门来了。注意,我只代表我自己,反过来我也不认为你可以代表大多数。

可爱的中国:还记得烟台海难吗?

本人:记得。

可爱的中国:还记得江西的小学爆炸案吗?

本人:记得。

可爱的中国:还记得刚刚发生的南丹矿难吗?

本人:记得。

可爱的中国:知道河南的艾滋病吗?

本人:听说过,听说都很久了。

可爱的中国:之不知道农村农民的养老问题,之不知道西部的沙漠化,之不知道又几亿农民在生死线上挣扎。

本人:知道一些,我天天看中央台的《焦点访谈》以及别的一些如《新闻调查》之类的栏目,自然会知道一些,有时也从网上了解一些,当然很不够。——附带一提,痛批别人之前,能不能先把自己写的东西看上一遍,不要老是“之不知道”的,汉字会被你折腾得昏过去的。批评是一件慎重的事情,没必要像赶火车那样,只“之”一味地噼哩啪啦。

可爱的中国:你们都知道。你们不可能不知道。

本人:……

可爱的中国:但是你们不关心。你们对国民的生存状态不关心,即使关心也只是短暂的充满了表演意味。

本人:有证据吗?有数据更好,请出示。不然,我只能请你收敛一下主观情绪。另外,不知道是否和你见解相同,那就是我从不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是一批道德精英(既往的历史早已说明了一切),我甚至不以厕身其中而自豪。但是反过来,我也同样不认为中国的道德精英现如今全都集中在各个论坛上。确切地说,我倾向于认为中国还根本不存在一批可以按阶层进行划分的道德精英,因此,提升民族的道德水准,并不必然地落在某些人身上,而只能由我们大家共同努力,共同分担。当有人试图这么努力的时候,你可以不欣赏他的方式,怀疑他的价值,但不必表示嘲讽,尤其不必只会贪图痛快地说什么“表演”。你难道不知道“表演”这个词非常无趣吗?依照你的逻辑,我也可以认定你这张帖子同样属于“表演”,然后你再说我的答复还是“表演”,这样说来说去,你不仅把自己弄得像个喜欢玩重复游戏的孩子,还强迫别人陪你一起玩,一起回归童稚状态。要知道世界的美好,人类的公正,怎么说也不该付出“乏味”的代价。

可爱的中国:你们认为是专制和腐败的政府造成了这种境地,认为这个政府在打击你们压制了你们施展经世济民的才华。

本人:你好像走题了吧?你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吗?

可爱的中国:你们没有责任?

本人:有责任。但这个问题我也同样可以扔给你,所以我建议你改成“我们没有责任?”,那会有力得多。至于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到底体现在哪些领域,这正是值得我们一起探讨并努力实践的。

可爱的中国:美国死了几个人你们就披麻戴孝,有什么好哭的。

本人:不好意思,我还真哭了,但没有披麻戴孝,而且不是因为“美国死了几个人”。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国家任何民众身上,我一样不好受。问题的关键不是“美国死了几个人”,而是人类在蒙受无辜。恐怖分子也许只想着惩罚美国政府,结果却发生了裂变,结果是:全体人类赖以立身的价值共同体遭到了严重侵犯。我不是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更不可能站在正准备借机发动报复的美国总统布什的立场上,而是站在人类整体的立场上。所以,“有什么好哭的”对我不成问题,你把这个问题好好留给自己琢磨吧。

可爱的中国:按照你们的观点。他们是为维护民主自由的价值观牺牲,是烈士。应该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本人:别一厢情愿地为别人虚构观点,至少,我就不这么看。相反,我只知道他们是无辜者,生的平凡(和你我一样),死的凄惨(暂时和你我不一样)。他们本人是否愿意为了“维护民主自由的价值观牺牲”,以便成就“烈士”的英名,我不知道,他们也没有来得及委托任何人发表声明。我的意见是,将受难者强行册封为“烈士”,有时也可以算做“诽谤”之一种。北岛二十年前写过这样的诗句,供你参考: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可爱的中国:可我们国家同一时刻有多少人的生命面临着威胁。人与人咋就不一样呢?

本人:我一刻也没有怀疑过你对中国人的深厚感情,即使你的笔名改成“可憎的中国”,我也依旧不怀疑。但请你也不要无端怀疑他人,尤其不应该为了体现自己的崇高情感(我希望你是崇高的),就把别人踩在脚下(我认为被你无端质问的人中,也不乏崇高者)。崇高是一种自我飞升,别人的肩膀不应该成为你的助推器。不然,距离卑鄙就太近了。“人与人咋就不一样呢?”你为什么要这样想?

可爱的中国:今夜你是美国人,过了今夜呢?

本人:你说的是另一份声明吧?我没有签名,所以不加回答。

可爱的中国:你们在1999年5月9日和2001年4月1日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当时也想说话,但害怕被民众的唾沫淹死。(你们的生命更宝贵)。现在终于逮住了一个机会,借口民众的无动于衷和欢呼中体现了对人性的蔑视和对生命的淡漠。终于跳了出来。

本人:你能肯定吗?美国人轰炸中国大使馆时,别人我不知道,我本人是写过文章的。但是,不知道是写得不好还是别的原因,没有获得刊登的机会。

不是“你们的生命更宝贵”,而是我们大家的生命都宝贵,自然也包括您,众生平等。

即使真如您所言,他们当初没有吱声,但正如俗话说的:“做好事永远不嫌晚”,他们今天“逮住了一个机会”愿意发出一种自以为代表正义的声音,你也没有理由加以嘲讽。当然,如果你愿意向我们展示一种更好的方式,我洗耳恭听。

可爱的中国:如果是真的汉子,就应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曲,贫贱不能移。你们能做到哪一项?

本人:说实话,你真正让我反感乃至有几分厌恶的,就是上面这三句滥调。不必问了,上举三条,阁下肯定也做不到。人类数千年文明史,能够完全达到上述三条标准的,我看连一打都找不到,在当今世界,我更看不出哪位能达到此种境界。而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数位,也明显不是啥子“汉子”,他们是圣徒。圣徒不是凡人的标准,而是超人的标准。不能成为圣徒,决非人的过失。用圣徒标准来要求凡人,如果不是出于无知,那便形同“道德勒索”。当然,我对你没那么大的敌意,我劝您赶早自认无知吧。

下面是另一个被“海阔天空论坛”转载的帖子,题为《有些中国人在这次攻击事件发生后表现的很自做多情》,作者署名:century。原帖子有点乱,我这里只概括他的主要内容(当然,用他的原文):

“有些中国人在这次美国遭受攻击之后表现的很自做多情!请来看看当中国人在不幸事故或事件中丧生时,美国人是怎样表现的,美国的新闻媒体又是怎么表现的!
中国驻南联盟领事馆被炸的断壁残垣……CNN主播报了这段新闻后还以调侃的语气加了一句:‘噢!!!我们可不是真要炸你呀!’在报此段新闻时面带甜美的微笑。而并不象报这次纽约事件时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当晚的脱口秀主持人在被炸后的中国领事馆的画面前讲笑话说‘中国人的领事馆有腿吗?怎么往美军飞弹靶场跑?’(满场哄笑)!接着说!‘对了!别那么激动嘛!难道只有中国人才能杀中国人?’

南海撞机事件发生后!CNN报完此段新闻后女主播问男主播‘那个中国战机驾驶员叫什么?’男主播回答。‘WANGWEI’(王伟)!女主播笑着反问:‘什么?WRONGWAY?(逆行线)噢!!!!!怪不得会往侦察机上撞!原来他名字就叫WRONGWAY”

我想,Mr.century的意思我们一眼就明白了。首先,我完全相信他的转述,其次,我对那几位美国主持人的第一感就是,Shit。但是,我完全不能认同Mr.century的结论。理由很简单,正如我不认为中国人比美国人低贱,我也不认为美国人比中国人高贵,我的立身行事,完全不必以他们的举止为参照,更别提他们中的个别低劣之物了。我推崇并努力实践的人生哲学是:正道直行。作者的观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似乎是,因为个别美国人非常混蛋,我们就必须跟他一样不学好。这是一种向下看齐的思维方式,而我,对不起,只想着见贤思齐,向上看齐。

感谢你提供的资料,但同样希望你收回自己观点。

针对如我之流“签名族”,网上还有一种非常流行的指责,认为我以及“们”之所以在美国发生灾难事件后表现得格外起劲,是想拍美国佬的马屁,甚至,是为了日后能够拿到美国绿卡。根据我个人的情况,我判断这种指责非常低级,思维还停留在“条件反射”的层次上(注意,我不认为这种指责有多么“恶毒”,“恶毒”的指责,至少是不低级的)。理由如下:

除非我在国内遭到迫害,不然,我绝不会选择留在美国。如果中国还有人对绿卡不感兴趣的,我就是其中之一。当然,我不反对以旅游者的身份去美国看看走走。别以为我是在自我吹嘘,没那份工夫,我不想住在美国,原因完全是私人性的,与是否“爱国”没什么关系,那就是,我觉得自己在美国用处不大,我喜欢用汉字表达一些东西,这份个人爱好,只有身处中国,才使我觉得更自在一些。

若麻烦你姑且站在我的立场上,你也应该知道,当上述关于“绿卡”的指责突然拐个弯飞向我时,要我不觉得他可笑和愚蠢,实在也太难为我了。请注意,你没有权利把我的情况当做个案,据我所知,我不少朋友也都持有和我相同的观点。同情世贸大厦的受难者与渴望去美国居住,根本不存在因果关系,即使这样的人确实存在,哪怕大量存在,也不等于你就获得了胡乱猜疑的权利。“无罪推定”不仅是一项司法行为,更应该首先成为一种公民的自觉意识。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文明社会里,而非依旧处于丛林时代。

2001年9月17日

附:“可爱的中国”次日在“世纪中国论坛”上发表的声明:

“我接受周泽雄先生个人的批评,我承认当时有点情绪化。不过,如果你们能发表一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共识或者是反击那种诬蔑中国人缺乏人性的无端指控,我想我不至于蠢血沸腾。见笑,见笑”。

载《说文解气》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