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心灵与脑袋  

2005-04-06 15:0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公共领域探讨问题,“屁股决定脑袋”是一个必须引以为戒的习惯。如果无法踩实立场,体面的做法应是选择弃权或回避。诚然,从世道人心的角度考察,“屁股决定脑袋”是一种较难避免的事情,虽然谈不上光彩,却绝对可以理解,我们不妨在“人之常情”的大范围里给它留下一席之地。要说读朋友的文章和读陌生人的文章,心里竟然没有一丝异样,那也是不可能的。所谓“知而不言是种罪”,只是一种徒托大言,将漠视人心的要求涂上正义或道德的华衮,和给猴子戴博士帽或给瓦罐刷青铜漆一样,并不能提升猴子的进化等级,也无法使瓦釜发出黄钟之音。正如凡人总难免在生活中遇到各式各样的难处,在写作领域他们同样不免各类私人事务的磕磕绊绊,也正因此,要求别人在谈论公共话题时踩定大义灭亲的冰冷立场,便太像是一种苛求了,远不如要求他避嫌来得合情合理。考虑到“屁股决定脑袋”中往往杂有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或情感,于理或有悖,于情实可原,我对此事的态度,便只是有节制地表示一点不屑了,并不敢把它的负面作用往大里说。

 

“屁股”与“脑袋”的话题权充一下“楔子”,以便引出下文——心灵与脑袋的关系。

 

在我们阅读和写作时,心灵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现代科学尚未给出一个标准答案。通常我们认为,在需要理解和思考的时候,多用用大脑肯定是正道;在需要感受的时候,多听听心灵的鼓点也错不了。我们还可能认为,在更多情况下,让大脑和心灵处于此呼彼应、协同作战、相生共长的关系,是一种不言而喻的道理。是的,人间不乏这种道理,人们可以在无需高明者指点的情况下,浑然不察地走对了路子。我们在阅读一部爱情小说时会交错使用大脑和心灵,就是一种自发行为。正如我们为了活命而吃饭,却也并不会耽误了对美味的欣赏。在兼顾美味这件事上,谁也不需要接受他人开导。书评家不无可敬之处,美味讲解员则显得多此一举。

 

凡人皆默而识之的道理无需多谈,可谈者在于:在大脑和心灵的关系话题内,是否还潜伏着凡人习焉不察的思维漏洞?

 

我一直认为,人有训练、提高自身思维能力的神圣使命,人的尊严往往与其思维能力同步增长。据我小见,提高思维能力,控勒思维野马,可以试着从调配大脑与心灵的关系入手,包括两者的比例、次序和轻重。若对此不闻不问,放任无为,思维之魔即可能斜刺里杀出,小而言之降低了思维层次,大而言之模糊了生命目标,极而言之则还可能沦为某种助纣为虐的工具。就我而言,除了人间男女或人间亲情,没有哪种情况是可以将大脑的作用驱除殆尽,惟心灵之命是从的。心灵固然是一个美丽的字眼,但它同样可能是一件坏事的玩意,将心灵的功能放大到不切实际的高度,以至压榨并替代了大脑功能,也可能带来不祥后果。

 

当然,假如我正在欣赏音乐,我会更倚重心灵一些;假如我正在读一部爱情小说或纪实作品,我不会满足于让大脑成为一架单调的分析机器,听凭灵魂的颤音降格为手表的嘀嗒。但我知道,在某些场合,心灵必须稍息,必要的话,心灵甚至应该暂时退位。当我们需要明辨是非、掂量原则、平衡利弊之际,若心潮竟然不合时宜地澎湃起来、激荡起来,就可能给判断力制造火灾。夸张地说,手术台上的主刀大夫,最好不要神游八荒;现实地说,参加博士答辩的专家,最好力求心无旁骛;至于科学家在实验室里一味浮想连翩,不仅是一种职业素质低下的表现,还可能彻底耽误了正经事。

 

心灵天生具有不安分的属性,惟其如此,对心灵的驯服,更能见出思维能力的高下。在我看来,身为一名学者,在研究某位德高望重的前贤时,倘若内心涌动着不可遏制的景仰之情,也是一种训练不够有素的表征,他据此得出的结论,我会本能地产生抵触。举例来说,在今日中国的“鲁研界”里,这种现象较为普遍,过多的正义表白、过多的激情倾诉、过多的良知呼唤,也许可以提高作者的道义积分,但就一种必须据实立论的学术研究而言,卑之无甚高论的恶果,也可能自此种下。一个人选择某种学术志向,总难免带有情感指向,但既然托命其中,就必须明智地对待那堆情感篝火,避免让心灵的激动沦为某种不合时宜的点缀。胡适先生提供过一个反例,他花了四十年研究《红楼梦》,成就斐然,与此同时他又声称,自己并不喜欢《红楼梦》。——胡适至少告诉我们,向研究对象剖白爱心,未必是研究的前提。

 

人们一旦掌握适时地放逐心灵的能力,当别人企图对他加以蛊惑的时候,就可能岿然不动;当他读到一篇具有配乐诗朗诵性质的学术文章时,就会本能地皱起眉头;当广场上的高音喇叭再次响起的时候,就可能在第一时间放慢脚步。面对需要大脑高度戒备、全神贯注方能把握的东西,我们不该放低标准,以使某些不良东西乘隙而入。我认为,人应该愉快地享受被爱情打动、被艺术劫持、被音乐折磨的乐趣,但不应轻易被思想俘获。凡是未经质疑的思想,就像未经商标局注册的商品一样,我们的大脑应该学会拒绝消费。

2005-3-2

小文已载三天前的《解放日报》(2005年3月28日),被删甚多,现奉上完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