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贤惠  

2005-04-10 21:1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种我们谁都听说过的性格,其真确性却大可怀疑。首先,贤惠具有太明显的装饰意味,它像模特儿摆出的姿势,其目的主要在于取悦婆婆“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嫉妒、压制公公“道是无情却有情”的乱伦欲望、平衡邻里的掂斤播两、抚慰丈夫的心猿意马。其次,贤惠只是一整套符合传统伦理规范(如“三从四德”)的仪式性行为,与自发的心理无关。女人是在获知或习得贤惠是怎么回事后,才逐渐贤惠起来的,贤惠未必是她性格的自然走势。第三,贤惠实际上成了对人性的嫁接整枝术,就像“三寸金莲”乃是对人体的整枝术一样。它像一株呈全悬崖造型的盆景,在赢得人们啧啧赞叹的同时,却也在咀嚼自身的痛苦。最后,正因为贤惠多出自被迫,贤惠的媳妇成长为凶恶的婆婆,也就几乎成了自然规律。

从天真烂漫的傻丫头到低眉下气的小媳妇,再到挑剔凶悍的恶婆婆,这一在传统女性中最为常见的生命流程,当然不可能悉由天性的正当发展所形成,而只能从社会压抑的角度去理解。当婆婆们向邻居夸说自己的媳妇如何温良恭俭让时,也许她正关起房门抡起扫帚对着小丈夫大发着雌威呐。

一个贤惠的媳妇,同时又特别容易变成所谓“河东狮吼”的悍妇,这道理并不难解:如果她没有被强制按照“贤惠”的标准说话行事,她本来也不至于萌发模仿狮子的冲动,发出那么大的怒吼。贤惠是对人性的强制性拗转,该拗转一旦成功,人性也就偏离了常态轨道,于是便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了,“河东狮吼”,不过小菜一碟而已。

可见,严格地说“贤惠”同样不是性格,而只是一种让天下婆婆们瞧着特别顺眼的东西,正如低头哈腰永远会让昏庸的领导瞧着舒坦。领导或君王越昏庸,他的部下或臣子也必然越擅长胁肩俯首;男性对“第二性”的强权越凶暴,“第二性”的“贤惠”品质也就越容易被催生。“贤惠”当然也不乏审美价值,就像人工培育的花有可能比自然状态下的花更耐欣赏,人工培育的金鱼更有着自然水族无法望其项背的惊世绮艳一样。然而说到生命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以降低生命力为代价的美感,至少不会使我动心,就像比绝大多数女人都要美丽妖媚的“人妖”,根本不可能使我有任何触动。“贤惠”,恰是性格领域的“人妖”。——金鱼巨大的眼睛,有可能是被眼泪泡大的,在贤惠女的举止言行深处,我们也当能看出其中的莹莹泪光。若我们撇开从文学或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那种贤惠女子(她们常常被势利的男性目光不负责任地赋予了过多的美感和风情),就应该想到,一个走向贤惠的女人,不仅命运凄惨,还可能变得十足地乏味。

贤惠是一种强制性的品质,该品质一旦得到鼓励和放纵,必然意味着属于女人的别种性情气质,遭到全方位的剥夺和围剿。

虽然我对“格格”乱叫的当代辣妹完全没有欣赏能力,但我知道得很清楚,这也许只是一个审美习惯问题,也是传统审美意识在人心中的孑遗。一名传统习俗的批判者,往往也正是传统习俗的带菌者,且不说他还可能是该习俗的获益者,我得慢慢克服才是。不容置疑的是,“贤惠”作为一种纯东方家族式的性格伪型,现在正有逐渐淡出社会的趋势。我愿为这一种群的消失大声喝彩。请你相信,消灭蟑螂也不至于使我这般欢快。

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是让女人自由地做她的女人,让男人自由地做他的男人。女人有很多种,“贤惠”不妨是其中一种,只要她并非出自胁迫;正如男人也有无数种,“娘娘腔”也有权混迹其中,只要他不怕找不到媳妇。究竟如何是好,上帝自会协调。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