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受托的书评  

2005-04-22 21:2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批评的缺席”,具体表现为书评的串味。书评的串味,表现在书评家缺乏客观独立的评论立场,评论姿态不够光明磊落,使评论文字常沦为起哄式捧场。这牵涉到书评的产生机制,因为,我们读到的不少书评,现在已可命名为“受托的书评”。

时下常见的书评,大致有这样几种:受人所托的人情书评;受有关单位所命的重大题材、献礼作品歌颂;受报刊杂志或出版社所嘱,围绕某一本(套)书展开的以促销为目的的媒体攻势。此外还有以序言代替书评的,作序者受人之托代为美言的姿态,亦常不假辞色。受人之托(且不论“托”法种种),强为绍介,其立言之无法客观,立论之难求公正,遂先天注定。批评之串味跑调,也就无可避免。

书评的重要性,其实是不必再加论证的。我们目前的情况,一是书评太少(西方社会的报纸副刊上,书评是最常见的体裁),一是已有的书评,因“受托”之故,实为“书颂”。“书颂”本也无可厚非,考校书评的本意,在于为读者指点迷津,在琳琅纷乱的图书市场中,替目迷五色的读者代为介绍若干颇有特色者,既免去读者搜寻之劳,亦可代世上好书求一公正,不使淹没无闻。推荐值得推荐的书,正如歌颂应该歌颂的英雄,本是书评家的天赋责任。再说,当前图书市场鱼龙混杂,劣书伪书甚嚣尘上,呈全面溃决之势,书评家一一纠谬斥伪,本也多余。劣书既多如尘沙,自有时间大浪把它淘去。此外,指出某部意在混职称的滥书荒诞不经,或指出某部赖“集体的力量”两周速成的恶籍“译名不够统一”,是否也有用错了力,好钢用在刀背上的嫌疑呢?当世上好书多已得到善待,读者知所取舍,自然不会再有心情去与芸芸劣书较真厮杀了。但前提是,书评家为某书叫好,应是客观公正的,所言得自所思,所思系于所感,阅读之前心无芥蒂,与作者甚至并无一面之交。严格意义上的书评家,除了听命于自己的社会良知和审美习惯外,不受别种势力的差使驱遣。被文本激动,而不是被其它任何诗外功夫打动,应该是促使他命笔的惟一理由。书评家各依自身的阅读、审美趣味行事,集腋成裘,客观上就会引导文化市场的公正。一本好书被一个书评家遗漏是可能的,被所有书评家集体遗漏则不可能,除非它根本不值得推荐。

这里牵涉到书评家的职业意识和人格道义,但在具体操作层面上,似又与现行报酬体制有关,一个“高薪养廉”的话题。因为,书评报酬太低,正是导致书评家无托不评的内在原因。

笔者也曾为刊物撰写书评,此中滋味,颇有苦尽甘不来之慨。我的体会是,捧场类的文字,既然立意在歌功颂德,只要话往大里说、好里说就行,不必对评论对象下多大的功夫,甚至通读也可省去。若不屑于此,想写一篇批评文字,就有种种题外因素必须兼顾,如不得不考虑作家们日益旺盛的好讼热情;若评论的是名家,一般还会有些额外顾忌,被人指责为“试图借批评名人谋求一炮走红”,可不是件愉快的事。事实上写批评性文章,下笔慎之又慎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你得花相当大的气力用在阅读上。在对评论对象缺乏足够了解的情况下,妄加评点,不仅危险,还极不明智。但是,话说回来,眼下“时间就是金钱”,花半个月阅读某人的三五部作品,只换来一篇稿酬约为六十至三百元的文章,经济上是划不来的,除非评家具有衣食无忧的生活条件,不然,他不会干这种吃力未必讨好的事情。在利益分配存在明显缺陷之时,我们以往习惯强调人的精神作用,这是不公平的。不为五斗米折腰固然可敬,为五斗米折腰也没什么不光彩,何况它还更符合人之常情。在此情况下,评论家忙于出席各种作品讨论会,忙于私底下收受若干雅赂,便不宜受到苛责。从人的正常心理角度考察,书评家辛辛苦苦写出一篇书评来,等于为作者做了一次广告(反正现在的市场也贱得很,批评乃至谩骂都可以被它理解为一种营销策略),他微薄的报酬,相当于一次无偿献血,所以有朝一日他完全可能对自己问上一句:“我何必呢,犯傻呀?”这当儿,瞧着别位同行过着“有暗香盈袖”的滋润日子,自己却“人比黄花瘦”,他当然会想着调整写作姿态,以稍慰哀怀。

遗憾的是,长此以往,中国将无客观公正的书评可言。当普通读者都已洞悉其奸之后,中国的书评也许就会以商场价格战的方式,不断降价。彩电通过降价可以让利于百姓,书评一旦降价,则只会把自己导向末日。当读者不断从书评中读到“我的朋友”、“我的学生”、“我的同窗”之类社会关系之时(它常常是不加掩饰的),他们难免胃口大坏,顿生“尽信书不如无书”之慨。

受托的书评,除了导致书评质量的全面下滑外,还产生了不利于文化传播、积累的新的社会不公正:所有无意托人的作者,如果他不是具备特别超常的才能,就有可能遭到书评界的集体忽视。因为,书评家忙别的事情去了。

1999年9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