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话语权的自律  

2005-05-10 16:4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语即权力,这话已成老生常谈了。学者们提到它时,一般还要加上引号,既表严谨,兼示学养。不过,我以为引号不加也罢,它只是概括了小民百姓无不心知肚明的生活经验,犯不着劳动哪位大哲巨子的颁示。何况,中国百姓在知晓“话语即权力”之前,早已更进一层地明白什么叫“权力即话语”。在当代中国,谁舌头里发出的声音可以就地宣布为“重要讲话”,谁的话可以称为“指出”或“指示”,谁有能耐话甫出口就被称为“发表”,都是有规格的。思想规格吗?当然不是,只是行政规格,权力规格,亦即“让列宁同志先走”的意思。比如,出门可以坐专列或专机的,也便同时获得了“发表”“重要讲话”的资格或权力,至于“重要讲话”是否需要时间的鉴定,则不必纠缠,一概从免。上行下效,下效者有时也会因为鲁莽或无知,行那僭越之事。我有次从一个县级电视台里,听到播音员将本地县太爷前言不搭后语的表达,照样称之为“发表了重要讲话”。这道理中国谁都懂,老话也是这么说的,“人微言轻”。什么叫“一言九鼎”呢?鼎者,一国之重器也,身既处高位,有九鼎环伺左右,自然咳唾而居扛鼎之力。所以卑微如我,即使偶尔想轻狂一把,亦只能瞅着空子争取在妻子面前发表一回“重要讲话”。舍此之外,今生再无任何出之唇吻的声息,当得起“指出”、“指示”之重。

权力早已等同了话语,话语是否等于权力,还用得着我们满腹洋词的学者喋喋不休吗?

我以为,中国人在破坏生态环境方面已经做得够出色了,无需再开会交流进一步加速沙漠化的经验了。同样,我们在解答权力与话语的数学等式时,已经显露了太过丰富的智慧,现在该学会解答权力与话语的不等式了。我对政治毫无兴趣,对如何提高(或限制)政治家的话语权,实在无计可施,无话可说。好在我习惯以一介文人自命,所以针对文人(也可以包括学者)略陈管见,倒也自以为责无旁贷。

此文的缘起,与一次约稿有关。且说一家筹备中的人文刊物,不知何故找上了我。编辑对我爱财如命的性格显然了如指掌,故约稿函开笔即以高额稿酬相示,待我急不可耐地答应下来之后,才在次信切入正题。原来,这是一家经济类刊物,所请者多为经济界名流,所涉者均为经邦济世之宏业。请我?不会是扶贫吧?如果一定要为自己壮胆,倒也略有依据。读者有所不知,本人曾在国内一所经济类学府工作过六年,无论担任的行政工作还是开设过的课程,均与经济学毫不相干,但同事或玩伴中却不乏经济学高手,博士、硕士一大把。由于他们的经济学知识过于丰富,以致无法按捺住玩学问于股掌之中的热情,再加经济学本来也非一门高高在上的象牙塔学科,结果,甚至在打牌、下棋或打球之时,他们都有本事将游戏中遇到的各种情境,换用经济学术语来表达。经济学素有“包讲万事”之誉,诚非虚言。耳濡目染,即使如我这等不求甚解的家伙,也逐渐知道了些经济学术语,如边际效应递减,信息不对称,劣币驱逐良币之类。在一篇轻松随笔中对这些术语稍加驱遣,我有把握不露馅,甚至,只要不恋战,我还有把握完成一到三次的卖弄。——也许因为天生胆小,我还是向编辑坦白了自己经济学知识上的一穷二白,并申明退出。好在编辑笔政不苛,她向我明示,我们不指望你冒充经济学家,你只要随便写点杂感类文字就行了。

众所周知,本人并非呼风唤雨之流,以小可之名头寂寂,而竟仍能接到一些报刊的约稿,只不过雄辩地说明了如下事实:文人要想在报刊上发言,在今天并非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不管文人多么擅长发牢骚,不管经济学的显学地位如何不可撼动,文人仍得承认,他们要在媒体上发表经济学高论,较之寻常的经济学教授,仍相对来得容易些,虽然那些寻常的经济学教授,肯定比文人的外行经济学话语,相对更值得发表。如果文人只知霸占话语权,只知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态度,则实在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我们知道,由于历史上曾经占据的崇高位置,中国读书人的潜意识里,难免会形成一种“内圣外王”、以“素王”自命的心理。以科举取士,对于养成中国文人自以为无所不能的幻觉,不可能无所助益。虽然历史亦已证明,文人大言炎炎的安邦济世,并没有给老大中华带来旺盛的生产力。所以,不滥用自己的话语权,较之整天喋喋着“话语即权力”,我以为是一种更可取的任务。因为自己挤进了所谓话语圈,拥有了部分话语权,就不管什么地方都要插上一杠子,未见得是一种使命感的体现。

我也以文人自命,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是有潜台词的,那就是我回避了别种角色。比如,在任何需要专业知识的领域,如果我不具备这类知识,我就拒绝让自己的心潮处于澎湃状态,打压内心的舞文弄墨冲动。文人不是学者,不是专家,即使你曾经读书破万卷,也不等于你具备了两栖作战的资格。当然,对于个别突出之士,不妨亦文亦学,亦博亦专,不必考虑“术业有专攻”,但对大量未必优秀到何等程度的文人而言,守住自家的园地,不仅属明智之举,还算得上一桩功德。文人谈经济学,政治家阐述艺术发展的方向,一腔热情的文学才子描绘西部大开发的蓝图,我以为都不失为一种缺德。另外,不因为自己拥有了话语资源就将未必具有多少公共价值的私人恩怨拿来言说,无休无止地骚扰媒体视听,亦属“话语权的自律”的题中之义。

话语即权力,诚然,但还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即讲话者应该明白,未经自律程序产生的话语,不是权力,只是暴力。即使讲话者表面上一腔正义,也不能改变暴力的本质。

20021113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