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现代交际方式:寻找外星人  

2005-11-05 11:1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对衣着入时的年轻人刚在餐桌边坐定,就开始了热烈的交谈。看得出来,他们是这家快餐店的常客,当服务员递上菜单的时候,他们头都不抬,就各自报出了一份套餐的名号。当然,交谈还在继续,“茄厘鸡饭”四字嵌在“我不喜欢梅格·瑞恩”中间,无论说者还是听者,都不觉得有何异样。严格说来,两人只能算是胸对胸地说话,而不是面对面,因为说话者实际上共有四人,另两人我们无法见到,他们在电话的另一头。事实上,打从这一对年轻人在餐桌边坐下,彼此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虽然他们的嘴一直说个不停。他们正拿着手机,各聊各的天。从那位女孩聊天时的欢快表情可以发现——附带一提,男士的表情也谈不上严肃——他们并非在打一个重要的商务电话,而纯粹是在煲电话粥。他们开始进食的时候,交谈竟然还在继续,他们擅长在鸡块入口之际倾听对方讲话,一旦咀嚼完毕而肠胃也刚好处于告一段落的间歇期时,又恰到好处地接过话头,使交谈与消化得以同步展开。他们显然掌握了一份独特能耐,可以将一顿原本只需十分钟就能打发掉的简单午餐,改用一小时吃完。

在地铁里,我也经常发现这样一类女孩,她们在候车时就把手机紧紧攥在手上,手机盖则处于打开状态,车厢门刚一打开,她们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抢占一个有利位置,常常是在地铁尚未启动之际,她们一手扶着吊环,一手已经写出短消息的第一个字了。她们的动作麻利中透着惶急,以至我脑子里常会奔出一个不雅的念头:那封急待发出的短消息,仿佛一泡被憋急了的尿。这样的信当然不是一封,而是无数封。她们一封接一封地发着短消息,也会一封接一封地收到短消息,车厢里此起彼伏的短信铃声,使我这个落伍者意识到,存在于这些妙龄女孩间的友谊,无论大弦之嘈嘈还是小弦之切切,均已达到了蜂箱境界。

如果年轻人都是如此热衷于交友、聊天,我会产生一股长江后浪正在死命推搡着前浪的美好感觉,只是我后来发现弄潮人并未在潮头立的时候——确切地说,我根本就没有看到弄潮人——才觉得此事尚有可议之处。凑巧,这类习惯于在餐桌边打电话、在车厢里发短消息的时尚新人类,其中个别人,偶尔也会光临寒舍。然而,往往在蓬荜尚未来得及生辉之前,往往在主客间连最基本的礼节性、敷衍性话语都三成中只说了两成的时候,他们已迫不及待地向我提出了借用电脑的请求。当然是上网,上他们的QQ聊天室。这类要求的提出逐渐变得毫无新意,以至现在家里一旦又驾临了一位新人类(通常是我那些人到中年的老同学带来的),我已学会不待他们开口就主动作出愿意供应电脑的表示。我知道,只有进入那个虚拟世界,只有借助键盘的噼哩啪啦,他们奇特的社交本领才可能被激活。他们不愿意和我说话,倒并未使我自惭形秽,因为问题并非出在我身上。我有位老同学,与她的宝贝女儿在家里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好在她苦恼之余还能急中生智,她学会了用匿名方式上聊天网,并在网上成功地找到了女儿,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网络挚友。“要不要告诉她,她网上最好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母亲?”老朋友问我。我说:“一旦告诉她,游戏也就结束了。”“我担心的就是这个,”老同学答道,“不过你没有发现,这种交往有多么不近人情吗?为什么非要隔了一段距离,为什么非要面对一个陌生人,我女儿才会有话要说呢?”

这问题确实诡异,不过我发现,它至少可以与这个现象互验:美国人并无与别种文明的人殷勤对话的强烈意愿,他们热衷于星际探索、整天想着与外星人进行沟通的做法,却是极为感人的,尽管被感动者至今尚未出现。也许,寻找外星人,本身也是人际交往方式中的一种吧?特征是:相对于近在眼前,他们永远更在乎远在天边。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