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自由派的门槛——和秦晖先生商榷  

2008-05-04 08:1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神父之惑

  下面这段话,据说是一位在纳粹屠刀下遇难的德国新教神父留下的,近年来在国内引用甚频,几乎每位试图强调“积极自由”之必要性的学者,撰文时都会用它来为观点鸣锣开道: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这段话具有强烈的震撼性,骤然面对,大脑里再闪回出电影《辛德勒的名单》的苦难场景,那么,不假思索地服膺其中哲理,让胸膛随之急剧起伏,就会成为一种条件反射。果然,差不多每位引用者都是把它作为不证自明的公理来看待,似乎,它既是我们思考的唯一前提,也构成我们思考的当然出发点,而对这段话本身进行推敲,则属多余。

  当然,秦晖先生是例外,在大作《实践自由》里,他对这段话里隐含的逻辑漏洞进行了稍纵即逝的辨疑,指出:“再残暴的专制也不会杀掉一切人,最后轮到自己被害只是一种几率有限的可能性”,不过,秦晖也仅仅指出其涉嫌夸张之处,对这段话的精神则全盘继承。他著名的“自由主义实践者三层次论”,从情感到逻辑,都是在这位新教神父的精神照耀下启航的。

  其实,这段话除了具有震撼人心的特点,还兼有逻辑不通的特征。它预设的前提是,世上只有两种人:追杀者和被追杀者,任何仅仅没有出面阻止追杀的人,都将难逃一死。所以,不出面阻止(即“不说话”)与遭到追杀,最终将合二为一。秦晖先生从“几率”角度对它略启疑窦,而它真正的问题出在前提有误,可敬的新教神父漏算了一种人:虽不反抗但绝不助纣为虐者。假如把这种人作为预设前提,再原样搬用德国神父的逻辑语式,意思已全然不同: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厌恶做帮凶,我不干;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厌恶做帮凶,我不干;此后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厌恶做帮凶,我继续拒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厌恶做帮凶,我还是拒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结果他们发现,根本没有人愿意为他们效命,所有人都厌恶做帮凶。

  假设性推理必须遵循由易至难的原则,更高级、更苛刻的假设条件,必须建立在相对初级的假设已被推翻的基础上,而不能忽略初级且可行的假设,直接拿更高级的条件作为前提。这也符合经济学原理,在成本低廉的原材料(假设是塑料)足以完成生产的情况下,却偏要以黄金作为预算依据,如果不是存心做假账的话,所有的老板都会怒不可遏。回到新教神父的语境,充当暴力的反抗者较之拒绝充当暴力的打手,条件苛刻得多,前者非勇士莫能为,后者却对任何人都谈不上苛求。而如果目标仅限于避免遭到追杀,那么,假设人人都拒绝充当暴政的鹰犬,实际上也就达到了假设人人都是勇士所能获得的效果:没有一个人会被追杀。既然如此,忽视“人人充当打手”的平易目标、转而把希望寄托在“人人成为勇士”的高难度目标上,不仅学理上说不通,在现实生活中也势难奏效。它唯一奏效的领域,恐怕就是纸上慷慨了。

  所以,把这段话作为推导的前提,几乎注定了结论的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