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我们的阅读如何甜蜜  

2008-04-28 02:1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书之味
去年,一些政协委员曾联名倡议建立“国家阅读日”,倡议者还以犹太人热爱读书为例,说明“建立国家阅读日”的重要性。犹太人对知识的热爱众所周知,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更是举足轻重。但倡议者的举例有点文不对题,因为,犹太人热爱读书,可不是拜“国家阅读日”所赐,据我所知,在以色列并不存在一个“国家阅读日”,他们对知识的热爱,也不依靠简单的行政举措。他们靠什么呢?
被称为“犹太智慧羊皮卷”的经典《塔木德》里,有这样一段话:

犹太小孩第一次上课,要穿上最好的衣服,由拉比或有学问的人带到教室。在那里,他会得到一块干净的石板,石板上有用蜂蜜写就的希伯来字母和简单的《圣经》文句。孩子一边诵读字母的名称,一边舔掉石板上的蜂蜜,随后,还要请他吃蜜糕、苹果和核桃。此举的目的是告诉孩子,知识是甜蜜的。

与我们的文化相对照,这一滴蜂蜜,百金不换,价值连城。与犹太人相比,我们的读书文化,简直充满了斑斑血泪。
想想看,我们文化中可曾有过“甜蜜知识”的传统?我是说传统,与学者在浩如烟海的古籍里摘出片言只语来证明“古已有之”,不是一回事。这类传统,必须在民间认知上获得广泛认同,才能作数。我的答案是没有。我们关于读书的文化联想,大抵具有悲凉气氛,诸如“十年寒窗无人问”之类喟叹,再加上囊萤映雪、凿壁偷光、悬梁刺骨之类造型动作,把吾族吾民的读书氛围,弄得地狱般阴恻。我们虽然也会说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黄金屋和千钟粟”,实际上,那指的根本不是“书中”,而是“书外”,即,只有当你“一举成名天下知”之时,这些东西才会纷至而沓来。至于读书本身,则是漫漫苦旅,一种借以获得“颜如玉”、“黄金屋”和“千钟粟”的修行手段。
中国的父母都会鞭策孩子读书,但他们自身却并不热爱读书。他们为什么不爱,理由很简单:中国式的鼓励读书,说法林林总总,但恰恰缺少一股甜味,一份爱意。“哲学”在古希腊语里意即“爱智慧”,有了“爱”这个出发点,读书除了启智化愚,还能起到消磨长夜、抚慰心灵、温暖生命的作用。而我们的读书,总体上属于敲门砖,功夫下在书内,目标遥指书外。人们对读书抱有太大的功利心,那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邪恶格言,预先决定了我们只会视读书为苦行,为投资。这份功利心是如此强烈,它不仅加剧了人们对书籍的恐惧,也使“爱”这个字永无出头之日。有道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我们素来不曾把书籍视为蜂蜜,再要培养出对知识的爱,也就难免缘木求鱼了。看到我们的孩子总是背着过于沉重的书包上学堂,我总是绝望地想:这个书包每增加一斤,孩子日后对书籍的仇恨,就会增加一吨。实际上,要培养一个民族对知识的厌恶,再没有一个办法,比让孩子视读书为苦行,更为有效了。在我看来,这简直是在“从娃娃抓起,培养对知识的憎恨”。该憎恨一旦成型,他就可能永远躲避知识,正如犹太人对“甜蜜知识”的认知一旦成型,他就可能一直葆有对知识的热爱。
从这个角度看,说我们是世界上最愚蠢的民族,大概也不过分。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