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陌生性与变异性  

2006-07-14 02:1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西方正典》一书中,作者哈罗德·布鲁姆再三重申的一个词,叫做“陌生性”。乍一看,它与俄国形式主义的标志性概念“陌生化原则”似有继承关系,然读遍该书,也没有出现那一列光辉的俄罗斯名字。众所周知,俄国形式主义者的“陌生化原则”,侧重于语言艺术,专注于形式美学,它有时也被称为“奇异化”(一译“反常化”)。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经典的表述是:“艺术的手法是将事物‘奇异化’的手法,是把形式艰深化,从而增加感受的难度和时间的手法。”而布鲁姆则是在一个如何定义“经典”的大框架下,使用“陌生性”这一概念的,他说:“作家及作品成为经典的原因何在?答案常常在于陌生性,这是一种无法同化的原创性,或是一种我们完全认同而不再视为异端的原创性”。

有高人在前方开道,自然是一件幸事。顺着布鲁姆的竿子往上爬,再借鉴一下俄国形式主义者立足于语言的谈艺立场,我觉得,若以那种“我们完全认同而不再视为异端的原创性”为终极标准,则是否具有变异性,也许距此标准最近。在文学世界,变异性是一种最为可取的陌生性。所谓变异,是指对本民族文学传统实施改造和突破,在表现方式上类似基因突变。

最近有个名字一直被人提及:木心。我只读过木心先生的名篇《上海赋》,取证不丰,一时无从评判。我在一个论坛回帖里曾如此表白:“木心先生的文章,确实好看,好玩。视角、遣词及心态,都透着一种全新的鲜活气息。但把木心先生拔得太高,似乎先得想一想:他这些让人耳目一新的文章,是否有‘稀罕性’的缘故。‘陌生性’是一个崇高的文学标准,接近于最高等级的原创,‘稀罕性’只是一种世俗等级。陌生性历久弥新,稀罕性则无此功能。一个鉴定标准是:读充满陌生性的作品,阅读惊奇伴随始终;读具有稀罕性的作品,惊奇指数会依次递减。一旦稀罕性消失,艺术魅力也将随之逃亡。”

显然,我这里并没有就木心先生的文章说三道四,我想说的是,稀罕性作为一种真伪待定的陌生性,在文学语言的殿堂里,理应受到全力以赴的重视。相形之下,那些只是老到流畅,读罢使人骤生“思古之幽情”,更有甚者会让人感叹“某某复生”的文字,恐怕还要位居下陈。胡适先生推崇林纾的译笔,道是“古文里很少滑稽的风味,林纾居然用古文译了欧文与迭更司的作品。古文不长于写情,林纾居然用古文译了《茶花女》与《迦茵小传》等书。古文的应用,自司马迁以来,从没有这种大的成绩”。——所持的标准,已经与“陌生性原则”不期而遇了。换言之,胡适已经意识到林纾译文中的变异性了。正如文化的活力来自交流和借鉴,文学语言的魅力,可能也需要一些“五胡乱华”的因果。若无此因果,语言魅力只是在本民族的传统审美范式里打转溜弯,美则美矣,因陌生性寥落之故,原创性终究大打折扣。而那些能够从域外他乡撷取精华,给本民族传统表达法引来一泓清洌活水的作家,即使成不了大师,也多半夭折在通向大师圣殿的路上。我们知道鲁迅先生对此有过可贵的意识,尝努力师法西人“(语法)烦难的文字”,以疗救汉语不够“精密”之弊。所谓“陌生性”,最直白的感受是让人“眼前一亮”,倘能做到让人“眼前一亮”继之以“再亮”,也就接近大功告成。毕竟,在文学世界,再没有什么东西比一张老脸更令人不耐烦的了。人们喜爱王小波的文章,理由也大致如此,他宽容平和的心态,犁然得当的理性,置诸传统中国文人队伍里,峥嵘峭拔,摆明了就是一副基因畸变之象。

文学领域不同于政治世界,历来奉行多元,欣赏差异,推崇“异量之美”。文学鼓励侵略,强调交融,怂恿“拿来主义”,热衷“转益多师”。文章之道与马术有别,不以纯种为美,不以杂种为恶。最具陌生性美感的,历来属于那些最具变异性的作品。不必讳言,有此抱负的作家,在目前的中国尚不多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