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深情与真气  

2006-08-18 17: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末散文大家张岱有一颇为自得的名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由于性喜交友的张岱本人即是位人间大癖大痴的收集者和拥有者,故其言外当有些许自诩在。岱曾撰《自为墓志铭》,以一种卢梭式的气度,坦言“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此外,他在茶道上的造诣也当得起惊世骇俗的评语,藻鉴艺文,臧否人物俱属上乘,对妇女的三寸金莲犹有会心。

人各有性,性靡有偏。钱钟书才高八斗,却迟至小学都对自己的鞋子不辨左右;棋盘前运筹帷幄、呼风唤雨的聂卫平棋圣也曾傻冒地与人大斗水饺,并终以九十六只的极限败下阵来;教子有方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兴到之时常常乐意在女儿胯下做牛做马,任凭驱遣。至于弗洛伊德对区区讲师头衔的斤斤挂怀,叔本华对自己原本平平的胪相和背影啧啧称奇,以“道德立法者”自命 “心爱的法国蜜饯”就勃然大怒等,更是所在多有,无庸见怪。窃以为,人不管出自上帝还是猿猴,造物主原不曾将全部厚爱遗赠人间。据说普罗米修斯是在其弟厄庇默透斯将一应敏捷、机智全慷慨地赠予动物之后,出于无奈,才用一根中空的吸管盗了点奥林匹斯山上的火种给人类,以免在兄弟面前输得太多。即以似乎为人类所独专的理性而言,也绝对谈不上是什么牢靠的东西,且不说理性永远受到情感、本能的掣肘而无法独往独来,自行其是,其本身也极易流于偏执、谵妄乃至崩溃。联想到尼采的晚境,则“上帝死了”究竟有多少思辩价值呢?

尝闻人言,没有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按此语系对失恋而发,失恋源于热恋。美国影片《爱德华大夫》中有一句台词:“女人在恋爱时,她的智力是最低下的”,事实上男子也不例外。爱情作为对情感的虔敬皈依,无疑也构成对理性的叛离,因此,张扬理性的人有理由否决爱情。然而,爱情之于人类就像月光、大海和果园一样,她往往烘焙出人生最高的痴迷,那种七情交杂、六欲横生、五体通泰、四肢木然、三围见削、双睛蓄水、一心如灯的心灵景观。我们不可能放逐爱情,而爱神无论中西都不是什么可敬可佩的人物,在西方是个整日拿着把弹弓逢人便射的浑小子,中国的爱神则老态龙钟,除了手上拿一根杨白劳似的红丝带,没听说别的能耐。

这样的人生即使不值得讴歌,至少配得上咂摸、回味。比如,与朋友红一次脸,与领导顶一回嘴,逃一次学,失一回恋,挨一顿打,蒙一遭冤,醉一场酒,失一次信……凡此种种,皆属不雅之举,然而人生若缺少这点胡椒,我们又如何掂量人间的可爱和生活的沉重?

完美的人格不容窃取,握一缕深情如何?绝对的真理难能臻就,保一口真气如何?

199248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