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泽雄文字客栈

我用食指蘸着茶水 拼写你失传的名字

 
 
 

日志

 
 
 
 

律师李庄有罪吗?  

2009-12-20 14:4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律师李庄有罪吗?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有人正试图用超法律手段,将李庄定罪。关于李庄的“罪行”,我的消息来源全部来自一家报纸:《中国青年报》。该报近日对李庄事件连篇累牍的报道,虽然完全没能坐实李庄之罪,却已让我坚信:执笔者决心已定,不把李庄送入大牢,决不收兵。根据他们提供的证据,我们充其量看到了“一撇”,最后所见到底是“八”还是“九”尚在未定之数,他们却以八九不离十的坚定口气,对李庄进行了超前宣判。——看上去,有人正在透支正义。

我不是法律工作者,好在我已看到多位法律界人士的质疑了,这使我有理由避开相对陌生的法律专业,从自己较为熟悉的文章写法角度,质疑那两位记者的大作。无论两位作者如何振振有词,关于李庄案件的基本事实却纹丝未动,那就是:李庄先生只是刚刚被批准逮捕。批准逮捕与李庄有罪,不是一个概念。李庄是否有罪,不由逮捕者说了算,而必须经由公正的司法程序,由法院来一槌定音。换言之,现阶段的李庄先生,只是一个身体遭到限制的嫌疑人,在法院宣判之前,任何人都无权把此刻的李庄先生视为罪犯。——任何人,尤其是以客观公正为至高追求的新闻工作者。

让我困惑的是,距李庄被捕仅隔一天,中青报的两位记者,就以特快专递的速度写出了新闻报道。时间勿促还非症结所在,真正的问题是,该报道丧失了起码的客观性。他们撰稿前分明连当事人都没有见过,手上只握有一面之词,就假借公器的平台,写出倾向性浓烈到喋血程度的文字。我们在文中看到大量令人哀叹的修辞术,见识到海量无助于说明事实、有益于煽惑舆情的表达,比如,李庄中途回京,原是最自然不过的行为,他们非要挪用“潜回”一词;李庄正常的工作履历,偏要被说成“混迹”;李庄与被告沟通并晓以利害,原是律师的正常工作,他们非要动用“唆使”“教唆”等词。这些表达能帮助读者抵达真相吗?不,它们唯一的功能就是撕裂真相,迫使真相朝着不利于李庄的方向滑坡。

重庆打黑,万民称颂,区区也在此万民之列。但目标的正义不该取代程序的正义,事实上,当目标的正义成为唯一的最强音,反而会诱使正义走向反面。我们倡导正义,但我们更应百倍警惕,不能让正义仅仅成为一种名义,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偏离程序正义的名义式正义,有可能无限接近邪恶。那两位记者的报道还对以北京律师为代表的律师群体,进行了行业歧视性的道德攻讦,甚至把律师当成国家和民众的对立面,写出如此令人胆寒的话:“当事人有苦难言,实际上造成了‘第二次伤害’。律师的尴尬作为和滥用‘潜规则’,所造成的灾难全由国家和民众来承受。”联系到中国自古就有以虚幻正义代替法律程序的可悲传统(所谓“春秋决狱”),民间也自古就有视讼师为讼棍的不良爱好,作者如此行文,除了在部分昧于现代法制理念的读者心里激起不必要的共鸣外,我看不出有何积极作用。此类共鸣,从法制层面讲,本身不过是蒙昧。因为,尽管律师群体中肯定会有害群之马——哪个群体没有呢?——但一国民众对律师群体的蔑视,永远是文明程度低下的信号。古希腊人之所以令人景仰,对法律的热衷及对诉讼师的崇敬,也是原因之一。鼎盛时期的雅典城,尽管自由民人口不过数万,每天却有十个法庭开庭,如吕西阿斯等著名诉讼师,不仅凭撰写讼词获利甚丰,其作品还一直被视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保留至今。以行业论,律师也是最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的职业。可见,从职业上对律师群体加以否定,只能视为文明的倒退。假如重庆打黑过程中,律师群体没有显出足以制衡控方的声音,那就没有任何成果值得欣慰。

新闻报道以客观为务,我虽不谙熟新闻体写作的具体要求,但我知道人类关于客观的大致要求。以堪称二十世纪人类思维术最高成果之一的现象学为例,现象学以“还原本真”为目标的方法,肯定高于且制约着新闻体写作。为了最大程度地抵达客观(这正是司法审判和新闻写作的共同目标),现象学的重要原则是主观排除法,只有先行排除一应主观因素,才可能对事件及对象加以有效专注。而该文的写作,竟然充斥着主观色彩,作者滥用一面之词,在控辩双方的庭审尚未展开、真相远未大白之前,对嫌疑人进行单方面的“原心定罪”。假如李庄先生因此系狱,我最自然的联想,是时光倒流四十年。如果与古希腊人相比,简直就时光倒流三千年了。我们知道,古希腊人对于讼词的语言都有严格限制(如可以用“杀死”,但禁止说“杀人凶手”),而两位记者在撰写足以诱发误判的新闻报道时,头顶竟似不存在神明。

律师李庄有罪吗?我不知道。我唯一期盼的,是程序公正的审判,而不是经由舆论渲染的审判。一旦出现后者(包括异议声突然一夜间消失),陪同李庄入狱的,将是我们的法律本身。

 2009年12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9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